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狂想曲
咖灰猫 发表于 2012-1-24 13:45:00

 

  如果没能放下心里那些个旧梦,你也许逛遍全世界,也找不到内心里真正踏实的享乐。

  这里的公路在山与平原之间颠簸,红色、黄色、紫色的花朵在原野上排列成柔美整齐的飘带,你搭车跟这群小伙子一道,前往中东的同志圣城——特拉维夫。

  叫Jacky的小伙子兴奋地除去了上衣,那件贴身的汗衫原本就已经湿了,他靠在你的怀里,用光滑的背在你的全身的触觉上乱蹦。你想他也许不叫这个名字,只是发音听不太清楚,他们阿拉伯裔的英语讲得不好,跟你一样只会零零碎碎的夹词汇。

  但是他们对你的友好时不经思考的,当你还在为拍海边风景而举着照相机调整时,他们热情友好地邀请你加入他们淫荡的午餐。你当时是这么觉得,放肆而又有点令人诧异,转瞬间又觉得这样挺好。你放下心里面的疑虑跟他们疯在一起,当你看到他们的快乐和简单思维并不像你想象中那样带着他们民族的特色时,心里面突然觉得就这样更好。

  Jacky旁边的壮男向你暗示,想拉你到一旁的沙滩上的冲凉房去。你一开始不明白,跟着他赤脚走了一段沙子,然后进一步的挑逗让你有点疑惑了,有点抗拒,你心里面暗想,要是是Jacky的话你就乐意接纳了。但是这种情况下,语言又不通,你只能装傻,愣住,借口有其他想法,然后就散步走开。走得远远的,在房子后面藏起来,观察他们。

  过了一会儿,沙滩上的人少了。Jacky发觉了你在这里,过来跟你套近乎。他似乎挺能接纳你。于是邀请你和他们一起乘车去临近的city。

  大都市,中东彩虹旗飘扬充满暧昧的城市。

  你在车上,随着道路的坡度颠簸,上下左右扭转。你喜欢这样暧昧地和别人互压着身体,小伙子们不时把头探出去吹风,又被别人拉进来,开玩笑地捉弄。

  你回忆起十多年前,刚开始喜欢上男孩子的时候。每晚下课之后已经九点半,你和一帮异性恋的死党,坐上固定的那辆小车,常常你是坐在前面副驾驶。因为这样可以做当天的VJ,给大家播放歌曲。你那时候偶尔也会坐在后面,四个人挤成一排,如果恰好你喜欢的他,就在身旁,那就可以一边大家吵吵闹闹,一边令你偷偷地感受着他紧靠在身边,只隔着两层牛仔裤的零距离。

  “大家好,今晚的音乐时间只有15分钟哦!我将给大家带来风格不同的四首歌曲……请欣赏草莓乐队《只是胡思乱想》。”

  你幻想着给大家当主持人,当话剧报幕员,其他人的自由打闹,被你幻想成是有自己在指挥,自己在当整个世界的导演。

  直到少年时代已经远离你而去了,有一天你才醒转来。

  你开始寻找能够配衬自己那时异想世界的浪漫与繁华富丽。世界本就孤独,如同这中东城市外围的沙漠,在几百公里的荒芜之间,你们这群异类的车在歪歪扭扭行进。气压随着上坡下滑而变迁,耳旁不时发出鸣声。

  这种迷惘而简单的快乐,貌似不是你所找寻的那种浪漫,你常怀疑自己生错了时代,在这个样子的地球中,只有要么散漫,要么痴想,没有什么海誓山盟,没有两个人相互给予对方发自心底的、踏实的许诺和浪漫。那些在普世大同教堂里结婚的两个人,要么都是帅哥,或者美女,即使老了以后风韵犹存,又或者长得不美,但是一定拥有他们本质中的某些踏实的东西。

  你会怀疑自己,是否衬得上俊美,又是否懂得浪漫,而不是自私的小男人。你时常感觉需要补习一堂课,那堂课可以收费,也可以是公开供所有人旁听,关键是,有没有任何组织和学校,开那样一堂课,针对你这类“恋爱幻想不切实际”症候群,进行启发式辅导。

  你们狂放地冲到了特拉维夫,这果真是一个令人忘我的,爱的城市。

发表评论: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