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从偶少年时裸睡说起

   生G勃勃 2006-6-8 15:08:00

 



                              琐兮尾兮            
                  流离之子
                  叔兮伯兮
                  裒如充耳
                      ──《诗经﹒旄丘》
 
                译为现代汉语:
                 男孩年轻美丽
                 就似珠宝琉璃
                 好哥哥好弟弟
                 英俊如同翠玉

  人,总是很奇怪。
  我,小时候,长得极有个性。
  13岁的个头,已有1米76,身上的肌肉初步形成了轮廓。我的脸是“国”字脸,眼睛虽不小,却爱眯缝著。我的鼻子很特别,显得极是俏皮。我的人缘不错,是西山军队大院小一群里的“孩子王”,男孩子、女孩子都爱围著我转。我家邻居有一男孩儿叫沙沙,比我小三个月,可却比我低一头,他妈妈就让他整天跟著我,要我“保护”他,免受别人欺负,是我忠心耿耿的“跟屁虫”。
  我家虽然有浴室,可我每次游泳时总在集体浴室洗澡。我们一大帮秃小子挨挨挤挤,闹闹哄哄,你推我撞,水花四溅。这时候,大家都要偷偷地瞟别人的胯下,一般就是几眼,快速而隐蔽。谁的鸡鸡变黑了,谁的鸡鸡长毛了,谁的鸡鸡会硬了……看过之後,记在心上,就成了课後的笑料。
  这一天游泳过後,我们又去冲澡。可能是中午吃多了我的将军老爸打猎带回来的鹿肉,当一股凉水冲击我的鸡鸡时,它竟莫名其妙地鼓胀了起来……它慢慢越来越粗,越来越立,最後竟然像一把高射机枪直指天空!我面红耳赤,心头一只小鹿般乱撞,悄悄把身体面对墙壁,让水流“哗哗”冲打脊背。
  可是,它终於被别人发现了!
  “他的鸡巴立起来了!”
  “快来看呀!”
  “大炮!……”
  大夥儿围过来又吵又闹,胆大的伸手就来抓“鸡”,我刚开始还用双手捂著,後来就和夥伴们扭打起来,滚翻在地,挤成一团……混战中我不知倒在了谁的身上,可我的身上还压著三四个孩子,我只觉得粗硬的鸡鸡被谁紧紧抓住……
  是夜,大雨瓢泼,惊雷掣电。原本一沾枕头就著的我,却一丝睡意也没有。我回想著白天的热闹,不知不觉鸡鸡又开始变粗变硬!
  我一丝不挂的孤零零躺在大床上,这回旁边没有了别人,我不必害羞了,暗自甜蜜蜜享受著勃起(当时还不知道这个名词)的愉悦。我用手抓住鸡鸡,轻轻抚弄,尚未完全撑开的包皮上下滑动还有些疼……我的动作由慢到快,由轻到重,由一只手到十个指头全部出动……动作方式也在变化,有时搓,有时撸,有时拽,有时压……我觉得血液一浪浪向著脑海里涌去,心跳加速,有些晕眩……“啊……啊……啊……”我口中呻吟著,身子扭动著……终於,一股什麽东西从鸡鸡中喷了出来!
  我吓了一大跳!
  “是不是玩出血了?”
  我蹦下地,拉开灯,只见床单上有一些水印,却没有血。
  刚才鸡鸡里流出啥了?
  不是血。是水,还粘粘的,有些腥气!
  奇怪!
  奇怪!!
  奇怪!!!
  …………
  早先不知道“精液”和“射精”、“手淫”这些名称的,决不止我一个人。後来我们把手淫叫“摞管”,把射精叫“跑ma(马)”,把那粘乎乎的玩意就叫“song(淞)”。
  可是,不管怎麽样,男孩子一旦有了手淫和射精的第一次,他的性生涯就正式开始了!
  他就会有第2次、第3次……第5次……第8次……第10次……第100次……第1000次……第10000次……第100000次……
  因为人体构造的优越性,男人的手淫特别方便,只要你有手有阴茎就可以了,不受时间、地点的任何限制。
  哈哈!做男人真棒!!!
  从那个风雨雷电之夜开始,我知道了手和鸡鸡的合作会令人多麽愉快和兴奋,我著迷了,每天都要……
  惹的保姆骂我:“你的床单和被子上都是什麽呀……一块块儿的……你睡觉不穿裤衩吗?”
  其实,我睡觉时从来都不穿裤衩。
  从小时候到现在,我都喜欢睡觉时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白天被衣服束缚了一整天,夜里还要套上紧紧的小三角裤,简直是受罪!而光著屁股睡觉,肌肉和皮肤都能得到彻底的放松和休息,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裸睡是最舒服也是最科学的。
  自从我知道了“手淫”,就经常自己解决问题。
  一天下午,我踢球回来,浑身的臭汗和污泥,把衣服一扒就蹦进了浴室,却差点儿把一个人撞个大马趴!
  “你?!”
  “我呀!”
  “沙沙!”
  “诶!”
  “你怎麽在这儿?”
  “我来找你,阿姨说你踢球去了。我想你回来要洗澡,正给浴盆里放水呢!”
  “谢谢你啦!出去等我吧!”
  沙沙转身走了一步,又回来了。
  “出去看小儿书,在床头上!”
  “我……我给你搓搓背吧!”
  “搓背?好,好,快点儿!”
  沙沙拿了毛巾和香皂,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给我搓背。我却嫌他有点儿麻烦,催他快些。
  他还是不紧不慢地搓著,我急了,去抢他的毛巾,他不给我,我俩就一人拽住一头拔起河来。
  我劲大,一下子把他扯了过来,“扑通”栽到了浴盆里。
  看到他全身衣服湿淋淋地从浴盆里爬起来,我笑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落汤鸡……落……落汤鸡……哈哈……”
  “讨厌!人家好心好意给你搓背,你还害人家!”
  他的小嘴噘了起来。
  “哈哈……”
  “还笑!”
  “嘻嘻……哇!我不笑了……不笑了……”
  “不笑还笑!”
  “哈……嘻……反正你也全湿了,就一块儿洗吧!”
  “谁跟你……”
  不由分说,我三把两把将他衣服剥光,拉著他坐在浴盆里。
  小小的浴盆装进了两个半大小子,显得很挤。我们对面坐著,四条腿交叉著,胯下之物彼此看的清清楚楚。
  沙沙的鸡鸡还没有发育,小小的,软软的,像一条吃了桑叶睡觉的小蚕。相比之下,我的家夥简直成了“巨无霸”了。
  “你……你的鸡鸡真大……”
  沙沙轻轻说道。
  “啊……”
  “我看,你的比那些当兵的也不小!”
  “是吗?”
  “是!”
  沙沙认真地说。
  “你……你怎麽净看别人的鸡鸡?啊?”
  “别人的我才不看呢!我只……”
  “什麽?”
  “我……我只看你的!”
  我有些不解。
  “我的鸡鸡有……有什麽特别吗?”
  “我……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反正我就想看!”
  “想看就看呗!不就在你眼前嘛!”
  “我……我想……我想……”
  “什麽?”
  “我想摸!”
  “摸什麽?”
  “你的鸡鸡!”
  “这……”
  “就……就一小会儿……”
  “摸就摸吧!没关系的!”
  我豁然大度,让沙沙摸。
沙沙柔软如棉的纤细小手在水中慢慢伸出,轻轻握住了我的鸡鸡。他那样的全神贯注,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仔细抚摩著我那家夥。他时而单手撸动,时而双手揉搓,我的鸡鸡开始活跃,一点点儿粗了、大了、长了……
  我得以这麽近的距离观察沙沙。他属於眉清目秀的那一类男孩儿,头发乌黑,皮肤白嫩,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樱桃口,细腰细腿,小手小脚。他妈妈喜欢女孩子,可偏偏生了四个秃小子,就把“老疙瘩”(最小的儿子)当成女孩来养,幼童时经常让沙沙穿花花裙子,并且给他取了个如此女性的名字。沙沙在学校常常受欺负,有人故意把他往女孩子堆里推,还有的“小流氓”把他的裤子扒下来,检查他到底是男是女。他跟了我以後,倒是没有人敢欺负他了,可背地里的风言风语也不少,说是我和他成了“两口子”,沙沙是我的“太太”。
  确实,沙沙如果换上女装,一定比电影明星还漂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女!
  我闭著眼睛,想入非非,阴茎处传来一阵阵时猛时轻的快感……
  突然,沙沙停了下来,跳出浴盆,冲出浴室。
  “这兔崽子!捣什麽鬼!”
  我半身浸在水中正在享受,突然鸡鸡的感觉消失了,它愤怒地指向上空,我心里也十分懊丧。
  沙沙一阵旋风般又刮了回来,手里拿著一把塑料尺子。
  “你干什麽?”
  “我给你量量!”
  沙沙把我从浴盆中拉起,让我坐在盆边,他半跪在地,用尺子仔细测量我的挺直铁硬的鸡鸡。
  “长……长……18厘米半!”
  “哦。”
  “粗……直径是3……3点3厘米!”
  “嗷。”
  “哥哥,你真棒!”
  “你量它干嘛?”
  “我要记下来,看你每年长多少!”
  “去你的!”
  我一阵抑制不住的冲动,猛地把他搂在怀里,抱的紧紧地……他的手一下子抓住我的鸡鸡,快速而激烈地撸揉搓挤!
  我们一起滑进了浴盆,他的动作更生猛了。我忍不住了,大声“啊……啊……啊……”地呻吟,身体蛇一般在水中扭动,双手松开了沙沙在空中乱抓,双脚把水踢出一半!
  “啊──”
  一声长呼,鸡鸡像遭到电击似地猛烈颤抖,水面上浮起一缕缕白色的丝絮……
  我射了!第一次在别人的手里射了!
  我搂著沙沙,想亲他又不敢。
  “哥哥,你的鸡鸡里喷出来的就是精液吧?”
  “是啊。也叫song。”
  “什麽时候我也有哇?!”
  “你……会有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我的沙沙的song会有的……”
  “你真坏!”
  “哈哈哈……”
  晚饭沙沙就在我家吃。我妈妈给他妈妈打了电话,说今天晚上俩孩子一起复习功课,沙沙就不回家了。
  他妈妈知道沙沙在我家,就放心了。
  保姆告了我的状,说我洗澡时“嗷嗷”乱叫,弄得满地都是水。妈妈批评了我几句,要我以後注意。
  我却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保姆看见了我和沙沙的“表演”,我肯定会挨老爸的一顿皮带!
  沙沙的小脸都吓白了。
  “没事了!”我狠狠瞪了保姆一眼,拉著沙沙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里,我们躺在大床上,我照例脱的赤条精光。
  沙沙穿著我的红色内裤。绷在我身上紧紧的内裤穿在他胯间,还显的松不拉几的。
  “睡觉还穿什麽衣服!”
  我叫他脱了。
  “不!不!……我在家还要穿睡衣的,怕感冒……”
  “屁!”
  我分开他的双手,把他的内裤扯了下来,拥著也一丝不挂的他钻进了一个被窝。
  他的双手抱著我的脖子,我摸著他光滑的脊背和小屁股,两个大男孩一块儿入睡了。
  半夜,我被什麽动静惊醒了!
  只觉得阴茎那里热乎乎地很舒服,好像有什麽东西在舔它……
  15岁,我进了游泳队,当了少年运动员。
  我们少年班有十八九个人,个头都在180厘米以上,个个长腿细腰,肌肉坚实,皮肤细腻,体型苗条。我们训练时肯定都穿游泳裤,尼龙面料,兜在胯间,仅仅是包了一层薄薄的“表皮”,後面是圆溜溜的屁股蛋,前边是鼓囊囊挤成一团的大鸡鸡。半大小子们的天下,还能太平得了!我们每天打打闹闹,掰腕摔交,几乎光著身子翻来滚去,整个就是一个“天体”娱乐营!
  我们两个人一间宿舍,陈设很简单,中间一张桌子,两边各放一张单人床。和我同屋的少年叫阿西,是广东人,却没有南方人的小巧,也是180厘米的个头,就是肤色比我白点儿。阿西的普通话说的不好,比如“你找谁?”,他就用广东话说成“问-冰-糕”,好像要去问问门口卖冰糕的老头。
  白天穿了一整天紧绷绷的游泳裤,夜里我还保持著老习惯──裸睡。阿西却不同,他总要穿上一条丝织的小三角裤衩,里面的玩意若隐若现,惹得我直骂他“骚包”。他也反唇相讥,骂我“光屁股溜儿”,像个农村土老帽!我便嚷道,这有什麽,我老爸就是“土八路”的干活,照样坐江山当将军!
  这天夜里,我有点儿肚子疼,睡不好觉。瞌睡朦胧中,似乎听到阿西的床“咯吱咯吱”响。“这家夥在干什麽?”我的瞌睡虫被赶跑了,经过细细的观察,发现阿西的被子也一下下在颤动……“妈呀!这小子在摞管!”
  其实我早该知道,因为我发现过阿西半夜三更起来换裤衩,而且他每天早起都洗裤衩。我们宿舍的绳子上搭满了他花花绿绿的小裤衩,什麽样式的都有,就像内衣专卖店。
  我尽量不发出一点点儿声响,悄悄起身,摸到了阿西的床前。
  借著些微光亮,我看到阿西闭著眼睛,满脸称心如意的表情,他的被子一下一下地耸动……
  “嘿──!”
  我大喝一声,一手拉著了灯,一手掀开了被子!
  阿西吓傻了!
  他的内裤褪到了小腿弯,双手还握著自己的鸡鸡,愣在了当场!
  “哈哈哈…………”
  我笑的差点儿岔了气。
  “你……你……你耍……耍流氓……”
  “什麽?!我耍流氓?你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
  “我……”
  “明天,我们一块儿去见教练!”
  “……别……别……”
  “不行!”
  “……好兄弟……我服了……服你!”
   一见他服软,我心里万分得意!
  “那好吧!看在我们同屋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不过……”
  “还有……什麽?”
  我狡猾地笑了:
  “你要为我……”
  “什麽?”
  “还要我说透吗?”
  “我……”
  “到底干不干?!”
  “干……干……”
  “嘿嘿!乖乖的听话,呆会儿有你的好处!”
  我平平地躺在床上,阿西坐在床边,开始为我服务——
  我们都是成功者!
  在这次之後,我们的性生活达到了新的高峰。为了公平,我们在开始之前,总要抽牌或者猜拳,以便确定先後顺序,而且谁也不许耍赖!
  这就是我,少男开始做1的成长经过。试想:如果我不曾裸睡,我不曾保护沙沙,我也不曾发现阿西手淫,或者发现之後置之不理,我还会不会是这个样子呢?!
  天道无私!
  你是什麽人,就做什麽人!最是公平合理!
  於是,我从不曾後悔。
  我为我是一个同志而骄傲,因为我比那些所谓“正常”的人多了一种铭心刻骨的享受和回忆。
  



 


一勃到底 2007/11/25 15:08:00 | 阅读全文 | 回复(25) | 引用通告 | 编辑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lsik是夜,大雨瓢泼,惊雷掣电。原本一沾枕头就著的我,却一丝睡意也没有。我回想著白天的热闹,不知不觉鸡鸡又开始变粗变硬!
lsik 2007/11/25 15:25: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lsik我一阵抑制不住的冲动,猛地把他搂在怀里,抱的紧紧地……他的手一下子抓住我的鸡鸡,快速而激烈地撸揉搓挤!
  我们一起滑进了浴盆,他的动作更生猛了。我忍不住了,大声“啊……啊……啊……”地呻吟,身体蛇一般在水中扭动,双手松开了沙沙在空中乱抓,双脚把水踢出一半!
  “啊──”
  一声长呼,鸡鸡像遭到电击似地猛烈颤抖,水面上浮起一缕缕白色的丝絮……
  我射了!第一次在别人的手里射了!
  我搂著沙沙,想亲他又不敢。
  “哥哥,你的鸡鸡里喷出来的就是精液吧?”
  “是啊。也叫song。”
以下为一勃到底的回复:
试想:如果我不曾裸睡,我不曾保护沙沙,我也不曾发现阿西手淫,或者发现之後置之不理,我还会不会是这个样子呢?!
  天道无私!
  你是什麽人,就做什麽人!最是公平合理!
  於是,我从不曾後悔。
  我为我是一个同志而骄傲,因为我比那些所谓“正常”的人多了一种铭心刻骨的享受和回忆。
  

lsik 2007/11/25 15:34: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calvin1012你早熟得很吶

calvin1012 2007/11/25 18:58: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yangwen1987我也想。。。。。。。。来。。。。。。。。。。。。。。。。。。。谁来抚摩我的GG啊
yangwen1987 2007/11/25 20:20: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蓝色水晶(游客)我也有类似的经历 小时候的回忆总让人难忘
蓝色水晶(游客) 2007/11/26 18:57: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juan(游客)能告诉我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吗?
juan(游客) 2007/11/27 10:47: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一勃(游客)
以下引用juan(游客)在2007-11-27 10:47:00发表的评论:
能告诉我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吗?



秋天不回来!
一勃(游客) 2007/11/27 14:23: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辛名(游客)楼主好早熟呵!!!我们那时候真的还不懂这些,一想起来就脸红呵
辛名(游客) 2007/11/27 18:08: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juan(游客)不对啊,能告诉我谁唱得吗?
juan(游客) 2007/11/27 23:17: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lsik歌曲: 秋天不回来 - 王强



初秋的天,
冰冷的夜回忆慢慢袭来
真心的爱就像落叶为何却要分开
灰色的天
独自彷徨城市的老地方
真的孤单走过忧伤心碎还要逞强
想为你披件外衣
天凉要爱惜自己
没有人比我更疼你
告诉你在每个想你的夜里我哭的好无力
就让秋风带走我的思念带走我的泪
我还一直静静守候在相约的地点
求求老天淋湿我的双眼冰冻我的心
让我不再苦苦奢求你还回来我身边

lsik 2007/11/28 10:37: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lsik应该是

许巍"我的花儿"
lsik 2007/11/28 10:44: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7878(游客)和你裸睡更性福。。。。一勃7878.。。。看过了,感动着
7878(游客) 2007/12/2 14:22: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zhixiangxing好想找个河南焦作14岁的的性!!!
zhixiangxing 2007/12/5 20:14: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一片叶(游客)加我QQ(我弟的,我用):503915020
一片叶(游客) 2007/12/6 22:18: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w251131244我怕我喜欢上你 哈哈
w251131244 2007/12/12 1:54: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呆呆(游客)每次来哥哥的博客都会收获真多. 这是最大的幸福哦`
以下为一勃到底的回复:
这正是一勃一勃到底的外在动力吧,如果一勃能得弟弟或者说得兄弟们的喜欢,一勃又乍能以各种借口而不勃呢?一个人总是要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或者说是精神上的寄托,而让人喜欢,被人喜爱,就是一勃最快乐的事了......
呆呆(游客) 2008/1/5 18:00: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lsik
以下引用w251131244在2007-12-12 1:54:00发表的评论:
我怕我喜欢上你 哈哈

喜欢就好啊,喜欢一勃的生机勃勃是吧,喜欢一勃的好色男人是吧,好男儿本色一览无余是吧,喜欢是情感的一种,是美好的
lsik 2008/1/5 18:05: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刀客(游客)该死的同性恋!
刀客(游客) 2010/3/25 13:07: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访客816Fw3(游客)[b][/b]
访客816Fw3(游客) 2010/4/7 14:43: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1989kkb
1989kkb 2010/4/23 23:28: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访客Lpg6Jv(游客)同志有什么不对吗?不
同志只是很孤单....
访客Lpg6Jv(游客) 2010/5/2 10:25: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访客qVMx5C(游客)只要自己快乐    无论对错    都要做
访客qVMx5C(游客) 2010/6/13 11:13: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访客8CSf7J(游客)
以下引用访客816Fw3(游客)在2010-4-7 14:43:00发表的评论:
[b][/b]

访客8CSf7J(游客) 2010/7/14 2:28: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访客qul8Pc(游客)看看
访客qul8Pc(游客) 2010/7/22 21:53: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一勃裸睡说起(图)}
访客1HXk05(游客)很不错,很有激情
访客1HXk05(游客) 2014/6/17 8:53: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心情日历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用户登陆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站长公告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日志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回复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我的相册
最新回复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友情链接
我的好友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我的群组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统计信息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