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用户公告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时间记忆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日志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评论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回复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日影
2013-7-28 10:33:00


傍晚经过朝阳公园南门,南门海洋沙滩狂欢节的招贴醒目而刺眼,从六月二十二日到九月一日的沙滩狂欢节,跨越整个夏天,向来是我往年不可错过的,一个夏天,如果周末阳光灿烂,无论如何都是要到这里,将皮肤努力晒成古铜色的。

 

可是今年竟然一次都没有来过!

 

家离朝阳公园很近,夏天以来也有好几个周末阳光灿烂,客观上毫无理由可找,我只能归结为,今年,我没有了晒太阳的心境。

 

认识到这一点后有些悲哀,曾几何时,生活变成了苟延残喘,快乐不起来。这一切,只能从自身上找原因。

 

如果一种状态让自己不开心,就应该离开这种状态。

也许是该行动起来了。

 

日影飞去,时不我待。还等什么呢?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梦想城市
2013-7-28 10:31:00


周末晚上好歹有些时间看电视,《最美和声》里有个山东烟台的男选手说,他这辈子的梦想城市是北京,但因为自己的年纪有些大了,父母的年纪也大了,没有办法奔向北京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

 

梦想城市,言轻情重,需要承载了多少向往,盼望,心动和感情才辜负不了啊?

 

在我心目中,一个城市需要包容,大气,有艺术气氛,生机勃勃,才能称之为梦想城市。

这样的城市也许不完美,甚至有众多缺陷,但一定有自己无法被复制的特点,而且一路朝前呼啸而去,无法阻挡。

 

也许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在这里生存,但一定有很多人,如果不亲自体验这个城市的生活,和这个的城市的痛苦,将心存遗憾。

 

在中国,也许只有北京,符合我心中梦想城市的标准。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歌声里
2013-7-27 17:38:00


听草根歌手唱歌,歌声里有淳朴气息,一路过关斩将而来,带着些许暴戾,带着未经过多雕琢的粗暴,即使稍有矫情,也显得不是那么圆熟。

仿佛他刚刚还在你我之间,有着你我一切缺点,和一切可爱之处,也正如此,你会觉得他如此亲近。而他唱的每一阙旋律,都那么容易直截了当地抵达人心。

 

那些所谓歌神,所谓歌后,因为离得太远,而且越来越远,再完美的声音,都成了空调房间里的夕阳,明信片上的美景,很难引起共鸣了。

 

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歌手刚刚出道时的第一首成名曲,第一张专辑,会定格成个人的名片,以后再多再好的歌,都难以留下印象。

 

喜欢李代沫,因为当下,他正处于这样的状态。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三里屯
2013-7-27 17:34:00





当一个地方还是民间自发的聚集地时,那个地方会充满了未知的无穷的乐趣,充满了吸引人去探索和开发的神秘。在那个时候,这个地方总是生机勃勃的,要进哪家店,或先去这家店再去那家店,都凭自己的意志,也没什么人逼迫。

那时,在这种地方出没的人,离自己的灵魂最近。

 

当这个地方的酒吧门前出现了拉客的小姐或小厮,甚至大妈时,说明它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那些簇拥着娱乐精神或自由思想的夜店客,哪里能受得了这种拉拉扯扯的约束,早呼喇喇地另觅他处了。剩下的就是远道慕名而来的游客,从此这个地方就沦为了景点。

 

当这个地方的商机已经引起了注意,以至于被推平重建,冠以各种华丽名堂的大厦纷纷起来,形成商业区,最后跟其他大大小小的商业区大同小异。

 

一个地方,从有趣变成无趣,大体就是这么个过程。

三里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等等等等
2013-7-14 14:16:00



听黄磊的音乐小说《等等等等》,心里有久违的平静。

一直追逐着内心的平静,可路上却遇到了许多的浮躁,慌乱,焦虑,混乱。逐渐逐渐,就忘了原来日子也可以静静地过得天光云影,波澜不惊。

 

那些带格棱的窗户,那些在旧木书桌上翻开一半的书页,那些在信纸上写了一章半段闲言碎语的钢笔,那些白墙黑瓦后间间接接的桨声,那些沿街洒落的卖花声,那些可能一去不复返的日子。

等等等等。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大海边
2013-7-14 14:15:00



出差去青岛,住在大海边。

上一次来青岛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印象里这个海滨城市,人不多,处处都有德国的痕迹,转红屋顶的小楼随处可见,傍着一湾蓝色的大海,难得的适宜生活的地方。

 

这次到青岛,迎接的是无边无际的雾霾,一路往酒店去,旁边是密密麻麻新建的住宅。

 

酒店在稍显荒凉的黄岛,私家海滩上堆满了随海浪冲刷上来的绿藻。天色阴晦,波涛依旧。

在海边散步时,我渐渐意识到,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不光北京,不光一线城市,所有那些适合居住的城市,都在迎接蜂拥进城的人们,以及因此带来的种种问题。

 

也许现在依旧干净的海滩,也将是噩梦前的宁静了。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为己而容
2013-7-14 14:12:00



无论穿什么,穿成什么样,都没有会在乎的。衣服给人带来的感受,情绪,心境,以及幻想,都只能独享。

那个因为一种款式的衣服而引发全国思潮大碰撞的可爱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打从手机主要功能是看而不是听的时候,人们已经忙于将自己关闭在狭小的自我空间,而无暇顾及身外的人。即便是身外的事,也是通过手机小小的窗口而窥探。

 

在回京的高铁上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身材颀长清瘦,穿白底浅蓝条纹的合体衬衫,深蓝西裤,携带一只瑞士十字小旅行箱,安静地在一等座位上翻看iPad,显得安静而优雅。这正是我心目中商业男士应有的风范。而这种风范,现在却距离我越来越远。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涌起了要去改变现状的冲动,我理应回到原有的那个工作环境,那个区域,那种我习惯的状态里,我也要天天穿着干净的衬衫和皮鞋,在设施良好的写字楼里工作,哪怕很累,但那种气质,那种积累,再苦也是值得的。

 

没有人会在乎你穿什么,但如果你想进入某个阶层,就得从穿什么开始。

这,都是我以前完全忽略的。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乐趣
2013-7-14 14:11:00



渐渐地对这个世界失去兴趣,时时觉得百无聊赖,没有什么想买的,也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做的,连以往喜欢的阅读,也是东抓一把,西抓一把,往往一本书没看完,另一本书又开始,看过了以后,全无印象。好在现在阅读用iPad,一Pad在手,几百本书在手,也免去了查找搬运的辛劳。

 

这一天在高铁上随手翻开一本蔡澜写美食,开篇的简介即如醍醐灌顶:

如果事业有成、精神充实、意志力坚强……,在蔡澜眼中,你永远都不是个完美的人。于蔡澜而言,懂得在生命中寻找快乐才是让人生充满魅力和情趣所在。

 

是啊,这个世界永远在变,有时变好,大部分时间看到的是种种的不好,假如因为周遭的环境,个人的际遇,而失去了快乐的能力,失去了寻找快乐的能力,这一生,是多么的Boring?

 

找乐找乐,从今天开始去找乐!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Jack’D
2013-7-14 14:08:00



打从两年前买了个iPad,自然而然地下载了Jack’D,倒也想看看这个同志交友软件,是不是能带来交际的革命。

 

用了两年后反观回去,发现尽管通过这个软件也能认识一些人,但都如水过沙子,留不住。真正在身边的,依然还是原来的那些通过传统方式认识的朋友。也许,这个软件从一开始,就是设计给那些寻找不稳定关系的人的。

 

即使里面有相当一部分人清楚地宣示要找一种长期的关系,不过我想,那些进入这个软件的人,绝大部分心里都是抱着蠢蠢的激情搜索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只不过把电脑上的聊天室,以一种图文并茂的方式转移到了苹果设备上而已。原先聊天室有的问题,这里都有。

比如说一堆又一堆二十多岁的小男生,一上来就嚷嚷着喜欢你,要跟你交朋友,要跟你过一辈子。

比如说,凡是照片上显示肌肉发达假设这肉照是真的那么被骚扰的几率会很大。

即使是坐火车经过一个城市,火车还在移动呢,那个城市的人就发出了招呼。这个世界正在变成一个无处不在的网,你在其中看到了种种欲望,种种需求,种种热闹,然后越发地觉得无趣。

 

我跟这个世界的人,到底需要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我需要什么样的一群朋友呢?我相信Jack’D肯定回答不了我,能回答得了的,只有自己那颗慢下来后静静思考的心。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愧对蓝天
2013-7-14 14:05:00



往年的夏天,每到周末早晨,如果是个大晴天,一天都有紧迫感,总想着快快快,赶紧收拾游泳的东西,呼朋唤友,驱车赶往某个露天泳池,不要错过这难得的蓝天白云丽日晴空,更不要错过那泳池边的风光旖旎。

 

今年的夏天如期来了,却感觉人面桃花,以往的朋友都不知去向,有迁往上海的,有失去联系的,有已为人父的,有为工作奔忙的,总之,想找一个人去晒晒太阳都费劲。

 

而这个夏天,身体老处于一个疲劳和沉重的状态,心境也不太好,终究也没有了那个丽日蓝天的心境。

愧对了这美好的夏天。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现在
2013-7-14 14:03:00


无论怎么争取时间去健身房,腰围还是渐渐地增长,也开始松弛下来。无论多么在意天气变化,也阻挡不住地容易感冒。

胸肌,肱三头肱二头依然还保持着原有的维度,但清晰度已经没有原来的水平,有点向熊的方向发展。

 

偶尔还会失眠,还是有很多东西放不下,在午夜的微光里挣扎。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而还没有能力去做,或者没有时间去做,或者不愿意做而不得不做。有些事情,以前可以推倒重来,还有时间周转,现在却变得不太可能了,一步错步步错。反反复复,漫无休止,也停不下来,异常疲惫。因为累计的疲倦,脸上常常没有光。

 

我隐隐的觉得,时间的浪潮已经把我推向了一个角落,要么自己走出去,要么蜷缩在这个无人所知的角落被人遗忘,自己也终将麻木而沉寂下去。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一个人的城市
2013-6-30 22:39:00


这个城市,我离开了又回来,回来了又离开,最终还是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离开。

当我第一次计划要来时,想这里应该是充满了幽深的树林,和如鲫的学子,文人,画家,艺术家,在首都如烟的风尘里缔造一切可以称之为文化的东西。

所以我来了,坐了两个晚上的火车,风尘仆仆。走出车站正值春风浩荡的五四青年节,把行李安顿在旅馆后就去了清华大学。

果然幽深的树林,如鲫的学子,恢弘的学堂,一切如我所愿。

从此我呆了下来。

 

一呆就是十年,十年的光阴都如我所愿,首都如烟的风尘里一切可以称之为文化的东西都在一波一波地缔造着。

 

第一次离开是因为海外外派。一年后回来,呆了不到半年,又去了上海,这一次是因为爱情。一年半以后回来,是因为全面的金融危机,全都失业了。在一片萧条中北京向我伸来了橄榄枝,再次回来,多少有些今非昔比。不过还好,北京还是那个我熟悉的北京,好像还没有太多的变化,仅仅是下班的时候,国贸桥一带堵成一片。

两年以后又离开,这次是因为父母,原以为回到家乡,父母会很高兴,毕竟晚年游子归。不过还是想错了。看着面前依然单身的我,常常地会令他们痛苦,种种晚景凄凉,种种以死逼婚,种种的罪孽深重都来了。双方都苦不堪言,我于是终于又回到了北京。

 

北京仿佛是我避难的场所,无论我企图出发到哪里,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不是拉着,就是推着,将我送回到这座城市,无论怀着如何的心情,是期盼,还是倦鸟归林,还是慌不择路。总之,我依然在这里。

 

也许是因为重新找的工作不如人意,这一次感觉截然不同,这个城市于我而言,竟是全然陌生。

我没有料到上班的路上的人群是如此汹涌,也没有料到首都的房价如脱缰的野马,更没有料到以往蓝蓝的天已经越来越少,让人沮丧的消息一个又一个地传来,我终于意识到有可能在这个城市我永远也无法买车了,值得庆幸的是,早先在这里置办的一处不大的居所,依然是我在这个城市唯一的可以依托的家。

 

日子终于又回到了一个人的时光。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粗糙
2013-1-20 15:49:00


我现在的状态,就是从曾经的家养动物,往野生动物进化的过程。

原先在CBD上班,离家近,天色大亮的时候起床即可。下了班,还可以考虑是否先去健身房,或是跟同在CBD上班而迫于堵车未能逃离的朋友,就近找个餐厅聚聚。
现在的公司,远在郊外,如果搭乘北京的公交系统,一来一回耗时五个小时,唯一可行的方式就是赶班车,不过要赶上这趟宝贵的班车,每天的还没听见鸡鸣就得起床,不能有一刻的犹豫和迟疑。下班后,如果精神尚可,便急匆匆地往健身房跑,赶到时,基本就是原来我练完洗澡的钟点了。

原来的单位设备良好,几步路的高度就有三四架电梯,冬天在屋里可以穿短袖,夏天在屋里可以穿毛衣。现在,每天都得爬楼,偶尔赶上节后暖气重启,有一个上午的时间,基本就得穿羽绒服呆着。还没经历过夏天,不知到时是如何一番光景。

原来公司的企业文化,即使再不喜欢某人,迫于种种制度,条例,言谈之间还是以尊重为本,而且人的整体素质在,差距也没那么大,气氛总体还是平和的。要是因为某些私人原因,如年龄,种族,信仰,婚姻状况,甚至性取向,有人胆敢向某个同事流露出点滴歧视,那简直就是找死。
可如今,却处处感受不到平和,人和人之间多少是有些互相看不惯的,即使没有什么工作上的事可以被看不惯,那私生活方面可以找出来咀嚼一番的可就多了去了,年纪稍大即被称为老,可以嘲讽一番;长相稍次更是不得了,如果头发稀疏,那更是为人津津乐道;其他诸如穿着,打扮,是否会唱歌跳舞,等等等等,人无完人,有什么不能作为笑料的呢?
有时奇怪于一个公司如果人人都乐于此道,很多工作时间都充斥着坊间流言,交头接耳,秘密消息,各色眼光,那,业务该怎么发展?人心还怎么集中?公司还有什么前景?

人和人之间没了尊重,聚在一起那简直就是灾难。
而其他诸如出差待遇的落差,各项社会福利上的落差,就不一一而述了。

有时在想,是不是大部分的公司都是这样的?只有这样才是社会的真实面目? 
一个人必须摈弃原来的细致,原来的平和,代之以粗疏,代之以勾心斗角,就像将原先的一身华美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然后再一件一件地套上坚硬带刺的铠甲,那才能完成自身的脱胎换骨?

以粗糙代替完美,以彪悍代替平和,以流言代替讨论,以鄙视代替鼓励,以践踏代替扶持,以排挤代替聚拢。
也许,这就是野生环境中的生存法则吧。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躲藏
2013-1-20 13:04:00



北京夜里静静地下了雪,雪很大,厚厚地铺了一层,在地上,在车顶上。
天空虽然阴沉,到底是清澈了一些。
一夜无梦,睡得很沉。早晨醒来,赖在床上看网络新闻,看书。星期天的早上如此过去,倒也很好。
外面的世界轮转纷繁,时而雾霾,时而雨雪,时而寒风,除掉这些,还有不尽的人潮,到处是咳嗽的人潮,到处是随地吐痰的人潮。
而网络上,也到处是负面的消息,房租急剧上涨,局势恶化,春运一票难求,抢票软件盛行,经济不景气,随处出现的极端行为,平穷,落后,底层的挣扎,生存的强压。
而在过去一周的奔波中, 我已经很疲惫,屋里这么温暖,我只愿躲藏多一刻是一刻。即使孤身一人,即使偶尔有些寂寞,相对于外围的倾轧和随波逐流,这已经算是很好了。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旧房子
2013-1-16 17:18:00


十八年的旧房子了,每年的春节回来过年,就会觉得很冷。

屋子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破败,大部分的顶灯都是裸露的灯泡,要不然就是惨白的日光灯管。屋里的家具甚至比房子还老,不少还是当年手工打造的,大而粗糙。

每一面墙上最多也就一两个电源插座,拽着很多的接线板。

墙壁并不平整,黑色的粉尘停落在灰浆不平处。只能扫,不能擦,擦的话,就再也弄不干净了。

大部分的门板都有了裂缝,当初手工刷上的棕色油漆,能显然地看见凹凸不平的纹路,这样的门,自然是没有什么光泽的。

屋里有一股木头发霉的味道,找不到根源,又似乎处处都是根源。

整个地方显得破败,残旧。

这个,就是我出走前生活的地方,我称之为家。

 

南方的春节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屋里尤其冷,看着满眼粗陋杂乱的景象,心里冷,身上就更冷了。

曾经一度觉得这样的环境会持续下去,没有尽头。因而也不大愿意回来。年少轻狂的日子总是向往外头的世界,曾经的过往,即使摆脱不掉,也是很轻易地愿意去忘记的。

心动即是风动,仅仅调整一下心态,就能让一件事情,一处环境视而不见,见而不觉,是多么轻省的事情。

 

人到中年后却不这么做了。既然见到了,就接受它,接受它残破的样子,也接受它寒冷的事实。更多的是想,怎么去改变它。

我其实是可以改变它的,仅仅是找个施工队,花一些钱,买些家具,装个厨房卫生间而已,顶多再花上两个月的时间。我其实是有这个能力的。

 

三个月后,房子还是那个房子,外观还是那个外观,可内里却焕然一新。

所有的电线水管都重新铺设,所有可能用电的地方都有充足的电源插座。

墙壁选了温暖的浅黄,在每一个需要照明的角落,都配以同样暖光的顶灯射灯或落地台灯。

所有的门都换过,同样是棕色,但都散发出静静的光芒。

旧的家具绝大部分或扔或送人,即使花去高昂的装修垃圾清理费也在所不惜。代之而来的大部分都是北欧风格的家具,和东南亚风格的藤制家具穿插其中。

 

厨房配上了专业的橱柜,配上林林总总的进口厨房电器。墙上的挂杆比比皆是,每一处操作台上都点缀着暖色的防水射灯。

卫生间几乎按厘米来设计,干湿分离,综合考虑灯光,保暖,排气以及防滑。所有的浴柜和大小设施全部换新。

白色暗纹的瓷砖让整个空间明亮而整洁,所有的橱柜和浴柜包括台面都选用亚光白,越是容易脏的地方,越是选用洁净的颜色。

大量物美价廉的挂钟,挂画来自网购,大量的挂钩,生活小物件来自宜家甚至香港。而吃饭的瓷器成套地淘自于批发市场,菜刀则在专卖店买了整套的双立人。

来参观取经的邻居络绎不绝(父母这一代人,邻里关系还是很温情融洽的),没有人能想到这么旧的房子,居然也能容颜焕发,在默默地散发着朴素而宁静的气质。

 

房子还是那个旧房子,只是即使是冬天,当温暖的灯光开启后,屋子里感觉没那么冷了。

 

人到中年,人还是那个人,当绝大部分的同龄人都在感叹年华老去,当绝大部分的年轻人都用一种审视衰老的眼光看着你的时候,其实,你也依然有能力让自己焕然一新的。

你一样可以有凹凸有致的肌肉和平坦的小腹,你一样可以有帅气的容颜甚至经过时间的洗刷,更有沧桑的味道。你更是比年少轻狂时多了从容淡定。每一个年龄段,都有那个年龄段的魅力的。

 

心动即是风动,中年的人生,应该也能有别样的精彩,正如这脱胎换骨的旧房子一般吧。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2013-1-16 17:17:00


窗帘终日拉严,房间里亮着灯,哪怕屋外已是正午,可无论如何,天光总比不上灯光的温暖。
坐在电脑前劳作,到点起身去厨房,消耗冰箱里的食物,一点一点都拿出来,或洗,或拆封,或解冻。闲暇时期因为冲动买来并且遗忘的东西,成了此时充饥的粮食。
唯一能驱使走出家门的,是没有了香烟以及水果。
 
世界虽大,我却失去了走出去的兴趣。况且此时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有毒的雾气。
我只愿静静地呆在屋里,如果有可能,就这么静静地呆下去,沉浸在虚构的世界里,沉浸在电子的交际中。
我是宅男,在不知不觉中。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幸福
2013-1-16 17:16:00


现在跟以往是不一样了,连对幸福的理解都那么不同。
 
在清晨,能睡到六点半才起就是幸福;而以往,能在八点半起就不错了。
在工作日,能在家办公就是幸福,任外面人潮涌涌,雾霭茫茫;而以往,如果不在办公室,简直都找不到工作的心境。
在晚上,有新鲜的蔬菜可吃就是幸福;而以往,蔬菜也不过是餐桌上的配角,可有可无。
在平常,能去一次健身房就是幸福;而以往,都不知得鼓足多大的动力,才懒懒地收拾健身包,拖拖拉拉地出门。
 
只是我相信,只要足够努力,我依然能回到以往的生活节奏中去。
而现在,也渐渐懂得珍惜那点点滴滴以往不以为然的事物和状态了。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雾霾
2013-1-16 17:14:00


阴阴沉沉的雾霾弥漫着整个城市。
而我需要在这座庞大的城市里穿行,从每天漆黑一片的清晨,到漆黑一片的夜晚。
城市的压力越来越大,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到现在,自然界发出的警讯,也说明它的压力越来越大。
 
工作环境的辛苦,生活环境的艰难,经济环境的不景气,社会环境的动荡,这似乎都看不到前景。
正如这一大片阴阴沉沉的雾霾。
而我却要在这片雾霾之下觅食,谋生存。
我于是在想,将来,我凭何生存?


铁马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9页  18篇日志/页 转到: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