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

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曾子

      

       日记一:1125

地点:北京,西直门北大人民医院

 

周五下午四点多,接到一个电话,某杂志主编,我的一位十多年的闺蜜式好友,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办公室,正送往医院抢救。

       电话是他十多年的BF打来的,他知道我们是好友,在这样的危急时刻,第一时间想起了我。

       我也第一时间打车朝北大人民医院赶。北京周五的晚高峰已经提前到来了,北二环堵得水泄不通。我的脑海里一片乱糟糟的:朋友四十九岁,一向身体好,爱养生,常修炼心情,不疾不徐,平时也没有见什么大毛病,怎么就突发脑溢血了?

       赶到北大人民医院时,朋友已经从急救室转到了重症监护室。长这么大,我是第一次进重症监护室,一看眼前到处哀嚎的病人,医生穿梭往来,神情紧张,仿若立刻从花花世界堕入阿鼻地狱。

       闺蜜在第14号病房,被厚厚的白棉被包裹着,身上插满了管子。头上的仪器上,血压和心脏的曲线都不妙。他十多年的BF一见我,就眼圈红了。我赶紧打听病情,小男友说病情远远比想象的严重,这次恐怕闺蜜挺不过去了。

       站在那里,想着三天前,闺蜜还给我打电话说,他的一个朋友去检查HIV,结果发现被感染了。他很感叹,在QQ上签名说:又有人中招了,大家小心。

       难道是无形中的命运暗示?艾滋倒没有,脑溢血却扯上了他。

       病房里正一片兵慌马乱,闺蜜的领导是位中年女性,我之前见过。她正四处向人打听闺蜜的女友和老婆怎么还没来?闺蜜一直在单位伪装异性恋,传说中的女友是位服装店主,两人恩恩爱爱。我瞅了一眼正强抑悲伤的闺蜜的小男友,他到底忍不住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在闺蜜的病床前嚎啕大哭。邻床的大妈赶紧过来安慰闺蜜的小男友,闺蜜的领导奇怪地向我打听:这位小男生是闺蜜的何许人也?哭得悲伤胜似亲人?

       闺蜜和小男友在一起十多年了,眼看着闺蜜从青年到中年,眼看着他的小男友从校草长成肌肉男,现在突遭意外,我想那一刻,小男友的悲伤是发自内心的。

       我在他旁边耳语:“想哭就哭吧,想说出你对他的爱就说吧,这个时候,还顾忌什么?”

       小男友哭得更悲伤了。

       主治医生和托关系找来的权威专家会诊,拿着脑电图等一系列数据仔细看过后,叫过周围人说没救了,这样的脑溢血是致命的。他打了一个比方,说这样的出血如同一个人堵车堵在天安门一样,是中心和心脏地带。他还说,即使醒来,也得靠奇迹而不是医术,而醒来最乐观的状况是植物人。

       所有人都呆了,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仪器上的血压和心脏数字似乎平稳了些,护士在给闺蜜翻身导尿等。这一刻,生命没有任何美感,只有物理性和生物性。被子掀开,闺蜜的身体裸露在众人面前:苍白,瘦削,干枯——他的活力被病魔全夺走了。

       那一瞬间,我恍若如不在人间。

 

时间:1125日深夜

地点:北大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走廊

       深夜时分,我通知的我和闺蜜共同的好友们全赶来了。闺蜜在北京没有一个亲人,最亲的姐姐晚上九点三十分的飞机从深圳到北京,最快也要凌晨两点左右才能到来。

       重症监护室里,躺着四十多岁突遭中年噩耗的闺蜜,病房外,我们几个好友同志感叹唏嘘。

       那一刻间,想起了一部电影《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闺蜜的意外让我们想起了自身的处境。

我们讨论了同志生活万一遇到意外时,是否要授权给BF或者某位同志好友紧急情况下签字的权利?因为当闺蜜被送到医院时,因为没有亲属在场,许多重大决定无人签字。而是否仅仅因为这一点缺失,有可能错失抢救的良机?

我们讨论了提前立遗嘱的必要性?没有同性婚姻法,当我们遭遇意外时,我们爱的人能否继承我们的财产? 否则他会不会因为我们的意外,而一无所有?那样的话,我们是否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我们讨论了生命的脆弱与无常,一个人如果明了这种生命的脆弱与无常,应该选择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我说,我还有印度没有去,西藏也没有去,有那么多的书没有看,没有回家好好陪老母亲——假如生命是无常的,我们是否要尽快安排最合理的生活?

我们讨论了安乐死。如果一个人突遭意外,需要忍受病痛的大折磨——比如植物人——是否可以选择安乐死?否则,是否一定要给亲人以拖累?

那是一个不眠夜,深夜的时候,时间在一分一分的过,我们为病房内的闺蜜祈福;病房外,几个好友紧挨着坐在一起,仿佛被巨大的生死冲击后互相取暖一般。

第一次坐在重症监护室内,这才发现在北京的歌舞升平之下,有这么一个悲惨世界。不断有人推着担架匆忙而入,有焦急的儿子背着晕迷的老父匆匆而来;有全家人聚齐送走刚离开的父母等;担架咯吱咯吱的穿过深夜的病房走廊,厚厚的白色被子下,从此天人永隔。生与死的命题,在这里具有如此的震撼力。

不远处,闺蜜的同事和其他好友们也在低声交谈,那一夜,许多人都无眠。

 

时间:1126,凌晨两点

地点:北大人民医院

凌晨两点,医院门外一阵骚动,闺蜜的姐姐连夜从深圳飞过来了。

所有人都迎上前去。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闺蜜的姐姐,典型的南方女性,小巧,淳厚。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哭过。大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紧握着手。这是一个靠感觉和心底本能交流的夜晚。

姐姐站在闺蜜的病床前,神情默然。她显然也被这意外打击得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好好的弟弟,或许几天前还在通电话,但几天后,就无声无息了,一句话也没有来得及留下。

当然,还有孤独。

那一刻间,看着好友,我突然感受到人永恒的孤独。我想闺蜜和他的兄弟姐妹,有没有交流过自己的同志倾向?有没有和他们探讨过自己的内心生活?有没有告诉过他们,现在正在旁边哭泣的小男生就是他多年的BF

一个人要在亲人面前顶着这个巨大的秘密生活这么多年,现在,在猝死面前,亲人又该如何面对这个秘密,面对自己手足情深的弟弟的真相?

我走过去,将姐姐拉到一边,告诉姐姐我是闺蜜多年的好友。可以说,我知道他的秘密比任何人都多。我想找个时候和姐姐好好谈一谈有关闺蜜的秘密——当然,不是在这个晚上。这个晚上,我们还有更紧急的事情要面对。

姐姐茫然的看了我一眼,我想她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深夜凌晨三点,拖着疲惫至极的身体回家。车子行驶在北京三环的夜里,城市还是这个城市,即使深夜,街上还是那么多车辆来来去去,一个生命的意外,对于这个巨大城市,显得多么微不足道。

想起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两位同志好友相断遭遇脑溢血意外。前有飞雪——一位才华横溢的好友,原腾讯女性频道的骨干,也是因为脑溢血而在37岁意外离世——后有老孟,不由得为生命的无常而恍惚。

永不停息时,我们有必要偶尔停一下吗?

 

 

时间:1126日下午

地点:北大人民医院

下午,赶去北大人民医院探望,闺蜜依然深度昏迷。医院都动用呼吸机了,说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

坐在门外的长廊里和姐姐聊天,姐姐似乎也经从昨晚的忙乱中略微平静下来。我告诉姐姐,我想找个机会和姐姐谈谈有关闺蜜的个人生活,等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姐姐看了我一眼,幽幽地说:“其实……我有些感觉,但……心照不宣。”

我立刻明白了一切。

姐姐感叹闺蜜遭此意外,是否正是因为品尝某种孤单,无助和对未来的茫然而过于拼命工作而折寿了身体?是否总是担心老无所养,才拼命赚钱?她说以前听说过弟弟总是熬夜,听说过弟弟刚花了近百万买了一套大房子,“可惜还没有住上一天,人就要没了。”姐姐说着,又哭了。

 

 

时间:1128

       早晨刚起床,接到闺蜜小男友的电话,只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果然是小男友略带哭腔的声音:闺蜜在早晨五点多去世了。

       尽管一切在预料之中,但还是拿着电话怔在那里,好半天。

       第一时间赶过去,得知闺蜜的遗体停在了太平间。亲属们都远远的迎接了过来,他们都生活在外地,猛然面对亲人离世,一时手足无措。我安慰着亲人们,坐下来和他们商量闺蜜后事。闺蜜的男友一直在哭着,期间冲动的跪在闺蜜姐姐面前。气氛凝重但又尴尬。闺蜜的亲人,既要面对闺蜜意外离世的打击,又要面对他同志身份的曝光——他们该如何面对这个悲痛的一直在哭着的闺蜜的男友?

       我建议成立一个治丧小组:由闺蜜的家人,单位领导和同事,好友组成。

得知噩耗的朋友,同事,亲人都纷纷赶来,我不断的接电话,说话,偶尔会出神:我的闺蜜,真的走了么? 突然离开人世了么?

生命是如此不可思议。

 

 

 

时间:1129日凌晨四点

地点;北京家中

一夜没有睡踏实,醒了几次,梦中仿佛被各种奇异的幻像纠缠着。四点多钟就醒了,准备今天早上要去八宝山的悼词:

这些天里, 我象做了一场梦般。我一直有一种恍惚感:这一切并不是真的。老孟发生意外的前天,我们还在通电话,没有想到三天后,意外降临,生命无常。

我和老孟认识有十多年了,同时闯北京,同时多年在北京的媒体圈打拼。朋友们眼中,他温和善良,如同我们的老大哥。我们经常煲电话粥,逛街,聚会,十多年无话不谈。

今天站在这里想念他,我想起了太多他带我们的一切。我们惋惜他的生命瞬间终止,他的许多理想和计划才刚刚展开,他的有为和才华本可以迸发出更大的光芒。他才华横溢,为我们编出一本本精美的杂志,他热心善良,当朋友们有困难时,总是挺身相助;他有过孤单,但他坚强,他关心社会和这个国家,和我们一样,努力地活着,向着希望。

今天站在这里怀念他,作为他的好友,我的心里也充满了欣慰。虽然他的生命瞬间终止,但是他活在这个世上时,我知道他有过美好的爱情;有美满的亲情,也有真诚的友情;他一直沐浴着我们大家的爱,现在还让我们用这份爱陪伴他去天国的路上。

这时候,我想起了印度上师克里希那穆提的话,他说:让他去吧,我们何必对亡者过于执着,太多的执着只会让他在另一个世界不得安宁,所以,让我们用爱护送他一路走好。

在这样的时候,我想把最深的安慰送给他的八十岁的妈妈,送给他的亲人们。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友,但他的亲人失去的是骨肉相连,全世界的悲伤都抵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在这个艰难时刻,我特别想说:我们和你们一样在承受这份伤痛。

在这样的时候,我更想他带给我们所有生者的启迪和沉思,并且反思我们的生活方式。重视我们的家庭,健康和亲情。我想这一定是他给我们的祝愿:每个人,好好地活下去。

感谢上帝让我们成为好友,并且一起分享了那么多的难忘时光,也感谢上帝,我想在天国的路上,他会用无边的慈爱永远庇护着他,让他一路走好。

       在这样的时候,我想起了英国诗人弥尔顿悼念友人《黎西达斯》的诗句。他说:黎西达斯死了,死于峥嵘岁月;年轻的黎西达斯啊,他从未离开过本家。

 

 

时间:1129日早晨八点半

地点;北京八宝山灵堂

早上去八宝山的路上,出了地铁,才发现天灰朦朦的。雾气弥漫,如同这一天的心情。这样的天气去送别好友,难道老天也有感应?

买了一个花圈,和好友们一起抬进灵堂。八宝山到处是黑衣人群,到处是悲伤而凝重的气氛。我想参加完葬礼后,我迫切的需要看心理医生,迫切的想要去繁华世界感受生活的阳光和活力, 这些天来,我一直被一种压抑的情绪笼罩着。

八点三十分,闺蜜的追悼会开始了。

来了有五六十人,闺蜜的生前好友,同事们都闻讯赶来送他最后一程。许多人在啜泣,亲属致词时,闺蜜的哥哥哭了,感叹闺蜜的一生充满了漂泊,孤单和遗撼。是不是只有在最后的这样时刻,亲人们才会认真的去想想一个同志弟弟的生活?试着去体验他的内心世界?

可是,有些大概永远成为秘密了。

临到我致悼词的时候,本来想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一阵汹涌的情绪突如其来,还是忍不住眼含热泪。

“黎西达斯死了,死于峥嵘岁月。”

       仪式结束后,我们抬着花圈护送闺蜜去灵堂火化。青烟缭绕,我们把所有的鲜花,他心爱的部分遗物等一并放进火化炉中。炉子里,燃烧的竹子带着噼叭声,我久久的伫立在那里,看着飘向天空的青烟,那一刻我想:一个人,就这样走完他的一生了吗?他的故事会有多少人记住?他带走了自己多少内心的秘密?生活还会如常,我们活着的人,又该想到什么?

       时间的脚步不会停止,一切依旧奔腾不息。

 

曾子 2011-12-5 14:49:00 | 阅读全文 | 回复(13) | 引用通告 | 编辑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GLCn16(游客)活着就是快乐
访客GLCn16(游客) 2011-12-6 15:09: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OSJv40(游客)他的BF很悲凉吧,一个相依为命十多年的人就突然消失了,接下去日子一片灰黑白,失去了爱的人,世界便从此失去了色彩。还是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分一秒吧,别人自然有别人的看法,自己不枉自浪费自己的人生才是最重要...因为那一刻总会到来,不要到它来时,才后悔因为别人如何如何,没有勇敢守护自己心中的真爱
访客OSJv40(游客) 2011-12-8 23:16: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Lq2SKw(游客)8529747
访客Lq2SKw(游客) 2011-12-9 0:38: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Lq2SKw(游客)598367801
访客Lq2SKw(游客) 2011-12-9 0:43: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寒光(游客)实在看不得这种文字,看得人直流眼泪
寒光(游客) 2011-12-9 13:10: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淡蓝海访客817Gxk(游客)愿那美的精灵在天国安息
淡蓝海访客817Gxk(游客) 2011-12-15 22:33: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0FVi8L(游客)难过的无以复加,也许会是自己的命运,身体最重要。
访客0FVi8L(游客) 2011-12-29 2:36: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M52Tkx(游客)生命的无常,让人唏嘘。所以,同志们活的时候要健康快乐,阳光的面对生活。过好健康的每一天。我们已经活的够不容易了,不要太过于追求物质面上的东西。要用平淡的心态,去过好自己与BF的情感生活。珍惜吧,同志们。………
访客M52Tkx(游客) 2011-12-29 7:05: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涓涓悓蹇楃殑鎰忓姝讳骸}
璁垮8CSf7J(游客)鐝嶆儨鐢熷懡鐝嶆儨韬竟鐨勬湅鍙嬶紟
璁垮8CSf7J(游客) 2012-1-22 0:16: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M52Tkw(游客)走过,路过,烙过!
访客M52Tkw(游客) 2012-2-10 22:06: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Os3Vma(游客)http://www.vagay.net 同志网址导航大全
访客Os3Vma(游客) 2012-3-30 18:37: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0FVh84(游客)只有自己最亲近的人走了后,才真正知道什么是心痛。看这样的文字,心痛的人就因不住直流眼泪。
访客0FVh84(游客) 2012-6-28 12:49: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个同志的意外死亡}
访客0FVh84(游客)只有自己最亲近的人走了后,才真正知道什么是心痛。看这样的文字,心痛的人就忍不住直流眼泪。
访客0FVh84(游客) 2012-6-28 12:51: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心情日历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站长公告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用户登陆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日志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评论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回复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友情链接
我的好友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最新评论
淡蓝博客数据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